望聞問切的兩顆心 09

我很感恩,就是有很好的家人和朋友。還記得剛讀中醫時,遇上家人患病,都不懂自己開處、針灸,總是帶他們到自己信任的老師那裏把脈、處方。但很快地,就大學三年級,二哥有一次在晚上忽然喘起來,身邊沒有任何老師,只有我一個。二哥就說:「來吧,你來針!你已經三年級了。」我就緊張地落針,選了「天突」為主穴 和其他配穴。怎料,神奇的是,二哥說:「好像不喘了⋯⋯」

就是這樣,我對一個病,又一個病有認識了,有心得; 但又發現對一個新病,又一個新病不太熟悉。好像,讀書時,我們沒有仔細讀過雄性禿的機理和辨証,因此,朋友問起,我都要幫他研究、研究。

做中醫師就是這樣,今天入來問診的新症可以是任何疾病,簡單如傷風感冒(其實感冒不簡單,看賴榮年寫的:《感冒應該看中醫》,就明白更多。複雜如銀屑病、情緒病、癌症等都可以。

研究,想出更貼近答案的治療方案,就是每一天的生活。

研究了一陣子,才發現禿髮問題困擾好多男人。其中最主要的困擾不是「沒藥醫」,而是醫禿髮的藥有機會引起陽痿。有些文章還討論,魚與熊掌,到底人生交叉點要點選擇。

不過,從中醫角度,無論治咩病,都係要達至陰陽平衡,即是即使要用上可能使陽陰失的中藥醫雄性禿,但同一時間可以用相對的中藥去平衡返。呢個平衡,就係每一個中醫花一軰子去在望聞問切上花功夫,在用藥上花功夫的技巧。

Empty tab. Edit page to add cont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