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醫名方: 朱南孫老中醫 婦科常用藥 簡述

1. 黨參、黃耆:

氣虛者補之以甘溫,參耆健脾培中,益氣升陽,凡婦科脾腎氣虛所致的崩中漏下、月經過多、子宮脫垂、白帶綿綿、胎漏、滑胎等症皆爲首選之藥。脾腎陽虛之不孕症多見基礎體溫爬升,黃體期短,甚則卵泡發育不良、無排卵,或輸卵管欠暢、蠕動無力。參耆相配,可協力助孕。對氣血兩虛之閉經、月經過少等,參耆入四物湯,補氣以生血。

2. 黨參、沙參:

《本草綱目》曰:黨參、沙參「一補陽而生陰,一補陰而制陽。」二參相伍,益氣養陰,宜於氣陰兩虛之不孕症、內異症,崩漏以及流産後、癌症術後放化療等症。病後虛羸,神疲倦怠,食少納呆,咽乾疼痛,舌質暗紅,苔乾少津者,朱氏以太子參配珠兒參,持久服用,效力亦著。

3. 黨參、丹參:

黨參益氣,丹參活血,氣行則血行,氣充則血活,二藥合用,有補氣行血,攻補兼施之意,常用於氣虛血瘀之痛經、閉經、月經過少等症。

4. 當歸、熟地:

當歸養血活血,乃補血調經要藥;熟地滋陰養血,乃陰虧血虛之主藥。兩藥相伍,走守兼備,動靜結合,是調治婦人陰血虧虛之血枯、血燥之佳品。

5. 熟地、砂仁:

熟地膩膈,久服滯脾礙胃;砂仁行氣調中,醒脾開胃,且引氣歸腎。砂仁(或用砂仁殼)配熟地,既可防熟地滋膩之弊,又可引熟地入腎,二藥合用使補而不膩。

6. 懷山藥、山萸肉:

健脾益腎,填精補髓,固氣澀精。朱氏常用於脾腎兩虛之崩漏、胎漏、帶下,產後汗證、經行泄瀉等症,亦常用於腎精虧耗所致的月經過少、閉經,陰道分泌減少等。

7. 菟絲子、枸杞子:

常伍桑椹子,三子相配,補而不膩,不溫不燥,不論腎陰虛、腎陽虛皆可應用,是平補肝腎之佳品。

8. 肉蓯蓉、巴戟天:

溫而不燥,味厚純補,入督脈,填腎精,壯腎陽,隨滋腎藥則滋腎,伍壯腎陽則興陽,並對陽虛精衰之虛人便秘有潤腸通腑作用,是補肝腎之要藥。將二味與滋養腎陰藥配伍,是取其溫柔潤養,於陽中求陰之意。

9. 石楠葉、覆盆子:

溫腎壯陽而促排卵;配覆盆子,能促進性欲,對脾腎陽虛型不孕伴性感淡漠者,藥後能增強性欲,但其性味辛熱,不宜久服。

10. 石菖蒲、石楠葉、川芎:

用於垂體功能低下,排卵功能障礙,性感淡漠。三藥互相協同可醒腦開竅,溫腎助陽,增加性欲。亦可用治神疲乏力、記憶力差、經行頭痛等症。

11. 桑螵蛸、海螵蛸:

二藥均爲固腎收澀之品,合用能固衝止崩、澀精止瀉、縮泉束帶。常以之施治於崩漏、經多、帶下、溲頻、便溏諸症,謂其能益腎固沖。

12. 川斷、寄生:

補肝腎而強筋骨,固沖任且安胎元。又常與杜仲或菟絲子配伍,用治婦科諸症所致的腎虛腰酸、胎漏、胎動不安之必選藥。

13. 桑枝、桑寄生:

寄生補腎、桑枝爲通絡之品,二藥同使,一補一通,通補結合,用於輸卵管阻塞或輸卵管欠暢之不孕症。

14. 川斷、川牛膝:

川斷補肝腎、川牛膝活血通經並引藥下行,二藥合用具有攻補兼施之效,多用治經閉不行,經行量少不暢之證。

15. 川牛膝、懷牛膝:

川牛膝活血通經,懷牛膝補肝腎,強腰脊,二藥配對組合,寓攻於補,攻不傷正。適於肝腎不足,腰膝酸軟之血瘀經閉,或於久攻恐傷正氣方中配伍應用。

16. 芡實、白蓮須:

芡實能益腎固精,健脾止帶;蓮須能固腎止血。兩藥均走脾腎兩經,都有止澀作用而互相輔佐。亦常用治崩漏、月經量多、帶下及便溏泄瀉。

17. 夏枯草、旱蓮草:

夏枯草清泄肝火散鬱,又能化痰結;旱蓮草清養肝腎,又能涼血止血。二藥合用可清熱平肝,涼血止血。用於經前乳脹者,取其能清肝散鬱;用於治症瘕則能養陰清肝,化痰散結,對月經量多者尤爲合適;用於熱迫衝任所致的月經量多、經水淋漓不止,可以平肝清熱、涼血止血。

18. 柴胡、延胡索:

肝藏血而主疏泄,兩藥皆入肝經,疏肝理氣,活血止痛。凡婦女少腹、小腹疼痛,如子宮內膜異位症、盆腔炎、盆腔瘀血綜合征、各種痛經,以及乳癖等所必用,多配川楝子效佳。

19. 茜草、益母草:

茜草化瘀止血,益母草活血通絡,二藥相配,通瘀而不使瘀下過度,止血而不留瘀。常用於治療經漏不止,取其能化瘀止血,祛瘀生新;或月經量多而經水逾期,取其能通能澀,通經又不致行之太過。

20. 茜草、海螵蛸:

二藥爲《內經》治血枯閉經的四烏鰂骨一蘆茹丸,全方以二藥爲君,具潤枯澤竭,能補能通。朱氏化裁古方,用於治療崩漏、月經過多等。茜草有化瘀行血止血之效,海螵蛸能益腎固澀,二藥合用,能補,能通,能澀。多用於治療腎虛而夾有瘀阻的月經過多、經漏不止。

21. 益母草、仙鶴草:

益母草活血通經,仙鶴草收斂而能止血,二藥相伍,相反相成,一行一止,仙鶴草制約益母草行之有餘,益母草輔仙鶴草則能化瘀止血,常用於經行不暢而行則又經量過多,經淋不止等證。

22. 熟軍炭、炮薑炭:

熟軍炭性偏寒,功能清熱化瘀止血,有推陳致新,引血歸經之力。炮薑溫經止血。前者走而不守,後者守而不走,二藥合用,一寒一溫,一走一守,寒熱相濟,通澀並舉,動靜結合,相反相成,溫而不熱,涼而不凝,能祛瘀止血,爲朱氏恒用之配對藥,用治崩漏、月經過多、產後(流産後)惡露不止等症。

23. 仙鶴草、仙桃草:

仙鶴草益氣養血止血,寒熱虛實之出血皆可用之;仙桃草又名接骨仙桃草、芒種草,能補虛損勞怯,健脾胃,活血止血。兩藥配伍,屬強壯性止血劑,凡崩漏下血致形體虛羸者,皆可應用。此乃朱氏家傳經驗,頗具功效。仙桃草用量爲12~15g。

24. 白朮、莪朮:

白朮健脾強胃,莪朮活血祛瘀、善消痞結,朱氏謂其尚有開胃通脾作用。二藥同用,具有攻補兼施,通補結合的效果。可以莪朮之開通助白朮強補脾作用,白朮扶正可制莪朮攻破之性,使不損耗元氣。常用於治療閉經,取其健脾開胃以旺化源,通行經脈不傷正氣,對厭食閉經尤爲適合,亦用在痰濕阻絡型閉經中。用治症瘕則能扶正消積。

25. 蒲黃、五靈脂:

蒲黃具有收斂止血及活血祛瘀功能,生用則行血之力甚;五靈脂能通利血脈而消散瘀血,據朱氏臨床經驗,認爲其亦有止血作用。常用生蒲黃活血化瘀消結,五靈脂化瘀止痛止血。用治經漏不止,取其能祛瘀生新、引血歸經;用治子宮肌瘤月經過多,於經前二藥合用,蒲黃炒用,可行瘀止血;用治子宮內膜異位症、膜樣痛經、產後腹痛等,能祛瘀止血止痛。

26. 血竭末、三七粉:

血竭行瘀止痛,亦有止血作用,其性偏於行;三七粉具活血化瘀與止血作用,性能行亦能止,二藥合用,可互相得益,加強化瘀止血作用,又有行瘀定痛之效。常用於治療膜樣痛經、子宮內膜異位症及子宮肌腺瘤所致的重證痛經伴經量過多者。

27. 蛇舌草、紫草:

蛇舌草功能清熱解毒,朱氏認爲其尚有平肝清熱散結作用;紫草涼血解毒。二藥配伍則具清熱平肝、涼血攝衝作用。常用於更年期有子宮肌瘤、經前乳脹、月經過多、崩漏等。

28. 生地、地榆、側柏、椿根皮:

四味爲一組藥,朱氏常以此配伍投治肝旺血熱之經多、經漏不止之症又伴有脾虛、大便溏薄者。生地清熱養陰涼血,地榆、側柏涼血止血,但寒涼太過,易致肝虛便溏泄瀉,故配以椿根皮既可止血,又可澀腸止瀉。盆腔炎、子宮內膜異位症、崩漏者常見上述證候,用之頗驗。

(以上僅是朱氏常用對藥中一部分,反映了朱氏善用對藥及其比較具有特點的藥對。觀其配伍多取藥性相反、相近,或不同功能的二味、成雙成對投治。通過配對組合,充分發揮藥物的作用,擴大單味藥本身的應用範圍,針對病機更加切合,又具有相反相成、相互制約、相得益彰之妙,對治療虛實夾雜,寒熱兼見的病證頗具療效。在運用中,可據證情輕重決定兩藥之比例,如益母草、仙鶴草,視出血與瘀的主次,選擇用藥分量。)


朱南孫簡介:

朱南孫,女,江蘇南通人,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岳陽醫院教授、主任醫師。

出身於滬上著名的中醫婦科世家,現任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岳陽醫院教授、主任醫師,上海市中醫婦科醫療協作中心主任。1991年被定為全國500名老中醫之一,1995年獲上海市名中醫稱號,是一位享譽全國的中醫婦科名家。

朱氏家學淵源,幼承庭訓,得祖父南山、父親小南之薪傳,加之刻意求新,探微索隱,領悟殊深,行醫50余載,在中醫婦科領域頗多建樹。臨床辨治倡「從、合、守、變」四法。對由輸卵管阻塞所致的不孕症常用補氣法以疏通絡道。以通、澀、清、養四法治崩漏,寧神定志,顧護胎元;辨虛實以治子宮肌瘤,巧用藥對。其所創制的「加味沒竭湯」對原發性痛經療效卓著,有關機理的研究被列為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課題,並通過鑒定,曾獲得1993年上海市科技進步二等獎。主要論著有《中醫婦科臨床手冊》、《朱小南婦科經驗選》、《朱南孫婦科臨床秘驗》等。

*備註:文中所載中藥配分或內容屬臨床醫學/心得分享,希望引起一些草本應用的新知、新用和討論。若有任何身體不適,請在註冊中醫師指導及為您辨症後,再處方加減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