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問聞切的兩顆心 04

佷多病人遇到好醫生,都會讚一句「醫者父母心」。年輕時我十分執著, 問:「那種父母? 世間上很多很差勁的父母呢…. 」現在成熟了,就了解這句意思是: 最好的那種父母。

最好的那種父母, 是以孩子最大的幸福著想的。然而, 我覺得很難做到最好的那種父母。 坊間有不同的教養書, 那一套才是最好?那一套才最適合自己的孩子?那一套才最適合香港這個城巿?

我好感恩自己是學中醫的。中醫治療學中,有一個三因學說, 大概的意思是:「 三因制宜,即是因時、因地、因人制宜,也就是說在治療疾病時還要根據季節氣候、地區環境以及人體的體質、性別、年齡等不同而制定適宜的治療方法。」

 

我不妨用一個概念和大家解釋一下,就是「與現實校對」或「與臨床校對」。做人, 做中醫,教孩子,都要抱謙卑的心,看看自己做的、實踐的,是否真的得到了預期的效果。如何不是,為何呢?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傳不習乎?」(曾子說:「我每天都要多次提醒自己:……知識是否用於實踐?」)

我如此感觸,中醫博大精深,但人卻很有限。即使再努力去研究學問, 實際卻如《 莊子.內篇.養生主第三》:「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已而為知者,殆而已矣!」

很多人會找中醫輔助生孩子,萬一成功了,會不會因此以為自己掌握生命呢? 我們真的好有限,好有限啊!

 

親愛的,我很愛聖經裏《八福》的第一福:「虛心的人有福了…」原文是 「poverty of spirit 」。 The message version 翻譯成「the end of rope」。

 

You are blessed when you are at the end of your rope. With less of you there is more of God.

 

想像你在崖上,繩索的最末端,快要跌下去…就是那種無幫感,向主耶穌發出拯救的呼喊吧…這是福氣,你相信嗎?

Man approaches God most nearly when he is in one sense least like God. For what can be more unlike than fullness and need, sovereignty and humility, righteousness and penitence, limitless power and a cry for help? This paradox staggered me when I first ran into it; it also wrecked all my previous attempts to write about love. When we face it, something like this seems to result.
(C.S.LEWIS)

 


《張醫師感動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