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聞問切的兩顆心 01

你步入我診室的那天,聲音低沉,令我難忘。
看著眼前這女孩子,知道在你背後定有一個長篇的故事。

待你坐下,捲起袖子,露出腳下暗黑的皮膚。是去年初春。你用那低沉的聲音, 訴說你求醫的故事,不帶一點情緒。

之後的針灸治療,無論更多支針刺進你的皮膚,你還是一聲不哼。
我知道,有一種痛,有一種苦,是無聲的。

今年春天要來了,我跟你說: 「 再遲些可以穿裙子了…」你照樣用你低沉的語氣說: 「嗯…..」

總是短句回覆,不曾主動說任何話題的你,在離開診室時,卻是用你最大的氣力, 說: 「辛苦醫師,辛苦醫師…..」令我更是難忘。

而我想回覆你, 卻放在心裏的是:「我辛苦甚麼呢?辛苦的是你…針灸很痛, 而痛的是你。能見證你康復,我很感動,很榮幸。」

我們的默契, 就是我們都不用說太多話了。


《張醫師感動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