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常讀 • 情緒排毒系列》 – 前言

天慧自小是敏感又感性的小女孩。小學畢業紀念冊上,同學留言說:「希望您可以喊少一點」我便暗暗立志:「升中學要哭少一點」。

然而,我還是很眼淺。

週末到教會崇拜,都會被詩歌觸動,不停流淚。身邊的朋友都會問: 「您遇上甚麼傷心事?」我回應說: 「想到神好愛我, 就好感動。我是一個渺小的人,偉大的神竟然愛我….」

周不時,聽到一些故事和句子,觸動到我心的某條神經,我就忍不住流淚。而我開始認知,要強忍,甚至要到無人看到的地方偷偷哭。有好多次,我秘密地哭,卻給老師發現,用温柔的聲線關心我。

我好像遇見天使。

小學的時候,哥哥送我一本薄給我寫日記,不知為何,我沒興趣把當日發生的事情如流水帳般寫出,反而把自己腦裏的幻想寫出來。哥哥發現了,說: 「細妹好奇怪,為何要「作」 日記。」就把我的日記撕掉。

我整個童年都很難入眠,總是捨不得睡。但爸爸很兇的,夠鐘就一定要上床。一天,我想到一個好方法, 閉上眼睛,和劉備、關羽等交流,想像自己在做甚麼,不知不覺就睡著了。一天,我突然覺得,閉上眼睛的時候比開眼更真實,更開心,我就問老師,到底那個才是真實? 老師說:「幻想是假的。」

會考前選科,大家都為前途緊張,我跟老師說我喜歡文字,但老師說理科較有前途,適合我家境,惟有聽大人的。回想,這對我的理性訓練也是好的,造就今日的我。 但我堅持要修讀美術一科,老師說我技術不夠,但我說: 「畫畫時的我,很舒服。」 最終,我美術拿 F。 大家問我有沒有後悔,我不理解:做一樣自己喜歡的事,為何會後悔?

終於到了大學選科的日子,老師教我們用排除法選科,數字我不喜歡,電腦我不喜歡,輪班我身體又捱不住,我喜歡幫人和大自然。只剩下中醫。

但老師說中醫畢業前境不明,也不合我家境。 我在十字路中,忽然想到,摩西不是上山和神對話? 我就行到山上最高之處,閉上眼,禱告神:「神啊,我該如何是好?」

一個意念忽然進到我的腦海:「天慧,將來您可以在這山頭上,找到醫病的藥,祝福很多人。」

一個感性、敏感、愛幻想的人,由升中,讀學士,讀碩士, 實習,工作,學習實實際際。終於,在2011 年, 我情緒生病了,患上抑郁症,失去了「開心」的感覺, 對將來沒有盼望,而我感覺一切的絕望和黑暗比所有事物都更真實。

黑暗,好像一舊烏雲在我的腦袋裏,陰陰沉沉的。回想, 這麼多年來, 我都會懷疑自己幻想的, 是否真實?

加上童年父親早逝的陰影,我常常會想,我從世界上消失了,其實世界會照常運行,正如當年父親從我們四個孩子生活中消失,我們依然能吃能睡。

童年某天,我望著時鐘,驚嘆時間原來不會停止。我好想找個方法暫停時間,讓我好好去哭,好好去幻想,思想不設實際的事情。然而,既然時間沒法停下,我每次發白日夢、幻想,我都會自責、內疚,形成好多情緒壓力。

 

     漸漸地,幻想和靈修,都變成好奢侈的事。

 

2011年,我抑鬱症病發的時間,我明明是個熱情,喜愛幫人,算是勤力,定時聚會的基督徒,為何我會得病?

病癒後,我一直有擔心再發病的陰影。加上看診期間,真的發現很多基督徒都會患上或輕或重的情緒病,到底,信仰如何幫助我們呢?

在這裏, 我會分享一些我自己的靈修心得。

若然正在閱讀的你,對我的故事和發問有所共鳴,願您也可認識這位一直幫助我的力量,祂名叫基督。

“ My dear friend……after you have turned back to me and have been restored, make it your life mission to strengthen the faith of your brothers.” said Jesus.
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Luke 22:32 TPT)

 

温馨提示: 天慧沒有讀過神學或接受任何正式的輔導訓練及靈修訓練,所以我只是分享一些同路人的心得。如您認為您的情緒問題比較複雜,十分建議您找受過訓練和值得信任的專業人士幫助。如您來這邊調理身體,我可以介紹一些比較適合您性格的醫生及輔導。您不孤單的, 一定會慢慢好轉起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