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頗長的路
我靠著一種*精神向前行
*暫時稱這種是「呀天」精神吧
 
不是最窮
不是最餓
不是最糟
總有比我差的人
 
「應該要感恩!」
 
「憑甚麼哭!?」(但又偷偷忍不住飲泣)
 
直至
這種精神 行不通
就是 我不窮 我不餓 我不糟的時候
 
我幸福了
我結婚了
終於 能自由的時候
 
我觀察到自己
竟然 仍無法自由
 
那段日子 我反覆禱告 看書
我是宣道會成長、受浸的信徒
以往看的
都是宣信博士和滕近辉的書(還是滕牧師為我施浸)
 
一天
我忽然發現
在我內裏 有一個人
滿身傷痕 十分可憐
我驚訝她是誰
 
難到是詩篇裏
「我的心呀, 你為何憂悶? 」裏 的「我的心」?
 
然後
我花了很多時間安靜禱告
有一個月時間 禁食禱告
 
聖靈告訴我
她是我的心受傷的部份
 
聖靈要我開口告訴她
耶穌愛您 耶穌保護您
一直這樣
 
每次我看到她哭
我都親口告訴她 耶穌有多棒!
耶穌已為我們捨了生命
 
終於
又過了一段好長的時間
 
我看到她
在草地上奔跑
並且 有一對無形的手 不停保護她
她很快樂 很自由
 
耶穌能醫治 記憶
甚至連我也已遺忘的記憶
 
耶穌能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