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毛虫虫變成蝴蝶】

童年的時候
每次我發燒都誇張過其他兄弟姊妹
爸爸都用對待其他兄弟姊妹的方式對待我

就是
食粒成藥 訓覺 流汗
可是
其他兄弟姊妹一訓醒就好返
而我 看到最後
一是再看醫生
一是入急症室

印象中第一次自己主動就醫
就是初中忽然來的胃痛

第一次知道有胃的存在
然後您會學習到胃的解剖位置

我告訴媽媽 這裏很痛
媽媽說: 「那是甚麼地方? 」
醫生說: 「那是胃, 是胃痛」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一口白色胃藥水的味道(太太太嘔心了)
那次我告訴家人 味道像 泥水

之後約有半年的時間
我每次胃痛 喝一口泥水 胃痛都會緩解
伴隨而來 就是想反胃(完全是口感問題)

我覆診 告訴醫生
這藥水太難喝了
他的回覆是:
「難喝有甚麼所謂~」
我再問: 「要喝多久才會好?」
醫生:「永遠不會好, 您胃痛就喝!」

※後記:

我長大後
才知道 原來人人對於口感的接受程度是不一樣的
至少我和老公已經不一樣
我是難喝的 幾健康的東西也會讓我生病的
而我老公的名言就是:「健康就可 一口喝下去 才幾秒」

回想
就在喝了胃藥水半年的時間左右
一天
我就在要把藥水喝進胃裏的一刻
我想到
不如我禱告
「神, 可否醫好我的胃痛? 這藥水太難喝, 每次喝我心情都好差好差」
然後 就好大信心(和十分之興奮地)
把白色的胃藥水倒進洗手盆

之後就一直沒胃痛過了^^
(這應是我人生第一次 禱告經歷醫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