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4年前我禁食21天, 為自己的生命禱告神, 生命有很大突破, 很大的喜樂進入了我的生命, 取替我的苦毒. 

這4年來,  我都有無窮的正力量去輸出給我的病人, 大家都說每次來到都感到很被激勵, 即使我沒特別說甚麼. 

 

最近, 教會鼓勵大家去看Inside out 的電影, 一個月前, 我也去看了。

我的結論是, 我是很明顯的呀樂, 而且我也會擁抱呀愁(我覺得我肯定有, 因為我有和病人同哭, 感受他們)

 

及至近一週, 我反思到自己牧養的事情. 我是抱著這種心態對著組員的, 並且, 我不覺得有問題, 我也向他們表明, 就是:

「如您覺得在我小組裏能有得著, 我們能夠交流到, 互相信任到, 您就留下來吧.  總之, 就是, 您覺得快樂, 就留下一同經歷神吧!」

我還心裏認為, 這樣大家都很自由.

 

終於上週重陽節, 有位在我小組裏的姊妹說, 想從別的組轉過來, 因為覺得在我小組裏的靈命能成長.  我竟然哭起來……

一陣悲傷湧上來,  我問,  「您捨得您上一位小組長嗎? 都幾年感情了。我知道在教會裏, 不是感情用事的…在教會是要在生命上經歷神更多…」

但… 離開的感覺是怎麼樣? 」

好奇怪, 我自己不是離開十多年的教會友愛堂(自己教會), 我都沒有流淚, 當初也是為了自己的靈命有成長,

為何? 我竟然對分離有感覺。 .

我記得我老公形容過我: 其實你也幾冷血, 好像不會很珍惜多年的感情… 不會悲傷, 要保持快樂….

 

這是一種甚麼樣的情感? 我很討厭自己不停流淚。

 

於是, 昨天我有差不到一個半小時安靜在神裏面…禱告神, 求神平伏我的心情….

 

神讓我看到一幅一幅圖畫… 

我想起, 我小學的一班朋友, 我為了更好的前途, 沒有選他們都選的中學, 我沒跟任何人說出我的不捨…

我想起, 我小學的街童, 我跟他們說絕交了, 因我要好好讀書, 我沒跟任何人說出我的不捨…

我想起, 爸爸過世了, 我沒跟任何人說出我的不捨…

 

我依然笑著….

 

「不捨就不捨吧…」「難過就承認好嗎? 」

 

面對組員的離開, 原來我真實的感情是, 我是有難過的, 但我會選擇將我受傷的心交給神, 讓神醫治…

我的心啊, 您不要逃避悲傷, 不捨;  我是有感情的…

我不想原地踏步, 成為幼稚的呀樂.  

 

我問神, 為何要擾動我的心? 

神告訴我, ” 孩子, 您要承擔更多的生命…您總不能一味地逃避, 享受那表面的安舒…”

 

成熟的呀樂會比往日影響更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