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過去的一週, 聽到一位診所病人的經歷, 讓我更深的渴慕將教會和診所結合一起, 讓人經歷全面的醫治。

病人M 是在診所決志的, 又在我推薦下進到教會裏接受牧養。

 

前天, 病人M 搭著我的膊頭(當然不是在診所裏, 我們在教會裏碰頭), 她分享, 最近一週經歷「屬靈深切治療」的釋放, 

她一邊說, 我心裏一邊感動, 很強大的, 讓我身體有一種暖流, 我想, 這釋放, 實非醫療做到。

我故意定意, 盯著她的眼睛, 我看到一種眼神, 就是中醫所稱的「有神」, 相比往昔的眼神,  簡直是脫胎換骨。

 

在教會的學房裏, 我學習著「醫治釋放」, 在「醫治釋放」的治療裏, 說實話, 我是門外漢, 

頂多可以說, 我的醫學知識, 能幫助我快上手一點, 真是那麼一點, 

又可以說, 我見的病人數目多, 身體有病的人, 多少伴隨著心靈的病, 我也見識較普通弟兄姊妹多一點。

 

書我看得多, 我也有為病人禱告, 也有經歷神蹟奇事, 

按照聖經, 是在信的人必有神蹟奇事隨著他們, 而不是在有經驗的人…

但我更確信, 在信而有經驗的人必有神蹟奇事隨著他們…

 

我曾經在美國IHOP, 親眼見證過許多神蹟醫治, 

心裏多次尋求神, 可否做神蹟醫治的器皿, 單為病人禱告, 事就成了, 

(不是我不愛做中醫, 我很愛做, 但, 當您看過神蹟醫治的震撼, 實非醫療能解釋之事, 您會明白我的渴慕)

其實, 我不是在意甚麼醫療, 而是在意, 病是否好了。

 

回想, 我當初選中醫, 就是因為自己吃西藥多年, 病沒好, 身體又弱了, 只是個人經歷, 但我不排除西醫的. 

我們都應用智慧, 跟據個人的經歷和數據的分析作出對生命最明智的選擇。

不是談論醫學, 而是實踐醫學。

其實, 醫學在這方面來說, 跟信仰是有點像的。

 

有人樂於談論信仰, 卻未實踐信仰. 

何謂實踐? 愚見為 能讓信仰將自己的生命提升到更高層次, 生命乃身心靈的結合。

 

故, 信仰能讓心靈更好嗎? 能。

信仰能讓身體更好嗎? 能。

 

我要有個信念, 是「必然能夠」, 才去行出一個實踐的路徑。

在信的人, 必有神蹟奇事隨著他們。

 

這些年, 我在尋求路徑。信, 我是必然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