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布緯食療:

有一次, 有位姊妹講到嚴浩的布緯療法去, 問我識唔識? 因為中醫雖與布緯療法同屬自然療法一種, 即用大自然的東西來調理身體, 但我學習的, 是中國人反覆用了三千多年的經驗用藥方法, 如茯神是平性、能安眠利水, 是古人用經驗得來的結論. 加上我臨床多年反覆驗證是真實的, 故我也可講句「我識中醫」

但那些芝士屬性是甚麼, 我是看過「少少」文章, 但都是別人的說法, 我沒有經驗實踐, 故她問我, 我謙虛地表達一句「我唔識」。

怎料她反應很大, 話我有咩理由唔識, 然後, 她就非常詳細的講解給我聽, 布緯療法是甚麼回事~

我很驚訝, 為何她會咁肯定「這些芝士及油」的醫學係咁好的, 還說出很多病例. 最後, 她告訴我, 她都是睇報紙學的. 

臨床越多日子, 我發現自己有更多「唔識」, 但同一時間, 其實自己是識了更多。 當您越清楚一些原理, 您會更不敢去說「一種東西能治百樣人」

如果我們都去搜集一些成功例子, 而忽略那些極之失敗的例子, 這種醫學可以發展得很快, 但都無法成為主流醫學。

如果今日我在街上派發逍遙散十萬樽, 很快會有很多人寫信答謝我, 他睡眠好了, 精神好了, 月經好了, 但又有無數的人, 沒有得著好處, 甚至有壞處, 但不會回信。所以中醫是不會這樣做, 逍遙散雖好, 但也要看體質, 亦正因為中醫有這樣嚴謹的框框, 以致中醫學三千年來屹立不倒, 成為正規醫學, 今日許多外國先進國家也紛紛來學習。

最後, 我不知道「這些芝士及油」在實踐上的絕對性, 但我只知道, 在香港濕氣這麼重的地區, 每天從冷箱裏冷冰冰地拿出東西來食, 而沒有經過「火」或「電」去中和寒性, 在中醫角度裏, 絕對不好。

只能這麼說, 在我不確定「布緯」的前提下, 中醫是不建議寒性體質的人這樣做的。

也建議有心發展布緯療法的人, 用心搜集布緯療法的數據, 到底在那種情況下, 有個相對絕對性的好處, 也客觀地能指出, 甚麼人忌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