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確診類風濕關節炎,當時23歲的我,覺得人生已經完結,這不是我所想的,那時連基本的生活都無法自理,我曾經想過了結生命。但自從認識神之後,神改變了我過去的悲觀。有時夜晚痛到睡不著覺,我會對神生氣,甚至講好多苦毒的說話。我不明白為何我要生存,為何我甚麼都未做過就好像一支快要熄滅的的蠟燭那樣。

 

回顧去年1月的見證,我以為自己會愈來愈好,卻總是反覆起伏。每次痛得要緊要的時候(腳、手、牙較任何位置),我都會懷疑到底我是不是在苦中掙扎。但真是感謝神,每次我想放棄用西藥治療(看到醫院一齊等見醫生的患者,身邊患紅斑狼蒼、關節痛的朋友,同因為免疫病自殺的新聞,我都好理解同時好心寒,因為他們都認為無得醫,都在痛苦之中)的時候,梁醫師卻是更用心地醫我,張醫師和醫天圓的朋友都給我很大的力量,令我知道我不是一個人,我要靠神,糾正和反省自己怎樣對待神的殿(身體)。

 

每次反省後,我都知道事出未必無因。我只有兩個選擇,要麼改善自己身體,要麼放棄。有時痛得太要命,難免絕望,但我卻會反省到底有否聽梁醫師說的那樣保護自己身體。我穿很少衫出街(吹風)、不泡腳、不戒口、沒有定期覆診、讓壓力影響自己、休息不定時,身體又怎可以改善呢?當我決定正視問題時,我發覺關節痛的情況減少了,亦令我明白到「預防勝治療」是真的。

 

從今年2月的驗血報告得知,我的類風濕指數回復正常水平(以前我超標過千),這真的是2014年最好的禮物。雖然還會有起伏,但對比年半前那種痛不欲生已經好太多了。若沒有認識張醫師,之後又認識梁醫師和醫天圓,我不敢想像現在會怎麼樣,即使決定用西藥也好,如果沒有認識神去改變心境,價值觀,我現在未必是一個喜樂的人。好感激!(3/4/2014)

 

  神把我帶來這裏,我真的不明白。在一次的身體痛楚下,我哭著絕望地向「滿天神佛」禱告,竟然真的得著回應,唯一的神,天父,把我醫治了。首先得醫治的,是我的皮膚病,天慧告訴我那是「心病」,那時我不相信,直至因相信、信靠神,皮膚不知不覺中好起來了。其次是關節炎,年半來的痛苦非筆墨能形容,具體的形容是,身體每一個關節都發燙,僵硬,有時連基本的生活都照顧不了。我曾經想放棄,如西醫所說只能任由關節變形與損壞下去,「廢人」的畫面一直在我腦海中……但神沒有放棄我,梁醫師也沒有,在他細心的醫治下,我沒有道理要停下來接受「命運」吧!經過這12個月,我由一隻「企鵝」終於變回「人類」,健步如飛。我相信是神扶著我的手走過的,即使我今天還沒有完全明白父神的心意。但卻希望藉著數算祂的恩典,告訴在看「這本簿」的您,祂就是這麼神奇,醫天圓是祂帶給我的天使!感謝主! (18/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