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說, 我是蒙召讀中醫的, 當初是出於一份感動, 無形的, 莫名的。

當初我對中醫是一無所知的, 只知道想當醫生, 但又不想當西醫, 又不想做護士。

 

讀了中醫, 才知道中醫根源於道家文化, 連最重要的五行理論都出於道教。

大學畢業後, 我信仰上經歷了一些風波, 對基督教和基督徒極度反感。後來, 我又經歷信仰的更新, 又謙卑回轉。

 

我是考慮過放低中醫師的身份, 如果二揀其一, 我會選擇信仰。

說白一點, 我是深深經歷過神蹟醫治的人, 即使我放棄中醫, 我也不會放棄醫治。我大可去美國接受禱告訓練和禱告實習(IHOP), 回港就為人禱告。

 

但當時讀經, 讀到一段講, 耶和華吩咐大衛將敵人燒掉,

後來, 耶和華又吩咐大衛將敵人的東西拿回來獻給神。

 

我就領受按神的心意, 有些東西是可以拿回來獻給神。所以, 我仍然做回中醫師, 並獻給神。

至於我如何獻, 神知道。

 

有不太熟悉我的朋友稱讚我生意的定位好, 做基督徒中醫診所。

其實他們有所不知, 我不是做基督徒中醫診所, 我是做「為人禱告的診所」, 歡迎任何信仰的人。

 

更重要的是, 這是我的異象, 不是生意的策略與方向。

 

如果是生意, 不會有今日的輕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