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細到大, 抑鬱症的人物都在我身旁圍繞, 姐姐說過: 「上帝放咁多抑鬱症係您身邊, 一定是有心意!」

 

小四的時候, 我和一個小六的姐姐做義工, 她比我聰明能幹, 眼神烱烱, 滿有大志要升讀名校, 最後, 她升上了, 我們沒有聯絡。

下一次我遇到她的時候, 在公園裏, 是爸爸陪她, 她目光變得呆滯, 她告訴我,

她跟不上進度, 失眠, 抑鬱, 狂躁, 已轉到去一間Band 5的中學讀書, 還讀輔導班。

我就帶她返教會, 她緊緊跟著我, 因為她覺得我對她最好。沒錯, 聆聽她要很多耐性, 我也放棄了在教會的社交生活。但她情況好了很多。

 

中七那年, 我常去一間自修室, 認識了一位校外的女孩, 我們就常坐在一起溫習, 

她記性差, 開心的時候也挺正常, 但後來, 我發現她會落入很重的自責中, 不能自拔

一天, 她告訴我, 她常發惡夢, 一想到如果成績太差, 太難看了, 覺得生不如死,  真想自殺, 但她是基督徒不敢自殺。

原來, 給我無比力量的耶穌,  在其他人眼中可能只是「不敢自殺的理由」啊。

晚上我禱告神, 我感受到若我不陪著她, 就像一個將死的人在她面前, 你都不理她。

但我覺得自己也「自身難保」, 但神跟我說: 「您要好成績嗎? 給人看, 還是給我看?  你只要夠成績入你最想入的中醫系就夠了, 你去照顧她。」

於是, 我每天都抽出一小時幫她溫習, 她果然考到好成績入了大學。而我, 最終也成為中醫了。

 

畢業後第一年,  一個老朋友突然來電, 說: 「知道你中醫畢業了, 我剛從青山醫院出來, 吃藥令我全身僵硬, 中醫可否幫到我? 」

她就來了我診所, 見到她, 我很心痛, 藥物的副作用使她像個機械人, 

她家中有很多精神病背景的, 食著西藥的命運都很悽涼,  其中一個在服藥期間自殺身忙, 我真的很不忍心。

就上網訂來一本書叫「為藥瘋狂」Your Drug May Be Your Problem

根據書上的指示, 我接她來家住,

讓她生活有規律, 早起, 帶氧運動, 多蔬果, 少肉, 無味精, 帶她返教會, 多禱告, 配合針灸中藥, 

果然, 她慢慢好起來!! 現在還在學校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