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賽亞書: 「疲乏的,他賜能力;軟弱的,他加力量。」

 

從小到大, 我都很孱….

小學班裏, 有一個男的叫「孱仔」, 我就是另一個「孱妹」

中學時候, 常有胃酸倒流, 公立醫師的醫生給我幾支白色的藥水, 說: 「要喝一輩子, 胃病無得醫」。我就喝了幾個月就放棄了, 太難喝。

後來, 常常走路中途會感到膝頭鎖著, 要站著屈伸一會才可繼續行; 跟朋友行山, 走到一半就膝頭痛, 要按摩近半小時才好點繼續行。

看醫生, 說我膝頭提早退化了, 不要行山, 不要長跑。我才高中, 喜愛運動, 我怎可能聽您的建議?

後來, 又常常耳水不平衡,  發作起上來就要在家休息三天, 自行好了。

總之, 身體到處都是炎症,這裏好了, 那裏又起。

有幾個星期天天流鼻血, 還擔心是鼻咽癌, 到耳鼻喉專科做了小手術, 焊了一條鼻血管, 又好了。

還有, 我久不久就會心痛一下, 每月至少一次。

到入了大學, 常常便秘, 大學門診的醫生檢查後, 說我「甲狀腺低」, 又叫了甲狀腺補充劑2年。

大學時期, 還常胃部不適, 吃點中藥就好, 之後又痛。大家都說是木克土, 肝郁引起。但我都不太理解自己憂慮甚麼。

到工作一年後, 竟開始脫髮不停, 我自醫無效, 惟有到處求醫, 香港的, 深圳的, 廣洲的, 江西的, 湖南的, 有名氣的, 沒名氣的, 教授級的, 國家級的。

沒是沒有起色。

 

那時我記起, 大學三年級的一天, 我虔試地禱告著。

「神啊, 請您醫治我這軟弱的身體, 我將我自己獻給您。」

 

奇怪的事就發生了, 一天, 我心跳加速。

我到西醫檢查, 他說我甲狀腺藥好了。不用再吃藥。

我問他: 甲減不是要吃一輩子補充劑嘛, 怎會好了? 他說: 不知道! 或許之前診斷錯誤……………這時, 我已經吃了藥2年~

 

因為我是同時服自己開給自己的中藥, 所以身邊朋友都說是中藥醫好我…

然而, 大學4年級的我, 可以用中藥醫好自己的甲狀腺低? 我相信是神幫助我。

 

是耶穌醫治我。但連教會的人聽了也不為我感到興奮…或者他們想, 耶穌這麼會醫病, 為何教會還有這麼多病人。

所以我又沒有感謝神, 反而又專注中醫的學問。

 

出來做事後, 我又重重地病倒一次, 脫髮嚴重, 心情郁結。

這次我自己攪不好自己, 又到處找高人(不論中西), 依然沒有起息, 我心情跌到谷底。

當然我已是醫生了, 能醫不自醫讓我內心非常痛苦..

朋友安慰我說, 很多醫生都有病, 醫生也是人。很多信徒都病啊…這是神對我們的磨練。

但我內心有控訴: 「人類歷史求神拜佛都是為了健康平安, 難道這個愛世人的上帝連這一點也不明白? 偏偏要用疾病來磨練人?!!」

「疾病和信仰的衝擊讓我跌進一個痛苦的洞…我覺得前面一片黑暗, 這個我信了10多年的信仰支持不到我的生活, 我的生活又一團糟….我崩潰了。」

 

於是我辭職了。放低一切, 我只想全心全意面對人生這個關卡。

 

後來, 我去了美國親人家中休養, 吃全素, 做運動, 可是沒見起色。

 

絕望之下, 我跑到教會IHOP 去,

 

那裏教導我, 原來我人生一直都「沒有按照神的心意去生活…」那裏會健康呢?!

 

耶穌要我全心倚靠祂…我有嗎? 當時我全心倚靠的是 醫學和自己….

耶穌想我早上起來禱告…我有嗎?? 

耶穌要我不要為明天憂慮…我有嗎??

耶穌說, 聖靈會指教我, 我有請教聖靈嗎???

大衞會舉手跳舞讚美神, 我有嗎?

知足是大利…我有知足嗎? 

 

信主十多年, 我很遺憾, 聖經讀了這麼多遍都沒有讀到重心~ 

 

現在, 我很健康了, 幾乎沒有任何不適。

我依然會養生(跟據聖經的觀點養生), 依然會食中藥調理身體…

 

但, 我的心緊緊倚靠耶穌…我沒有懼怕…

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裡含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未得完全

 

一個人若有懼怕的心, 不會很健康…

一個人若沒有懼怕, 不會很病~

 

喜樂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