繭中的那條可憐蟲

這是關於甚麼的呢?

我已經會飛了。對我來說,比起那軟弱的身軀,這已經夠好了。或者我會變得更好,但我不敢期待太多。面對我的身軀, 我一直都是用這種思想去生活。病多了的人都是會這樣嗎?好像是。但我還是想更好一點的。我會告訴你的, 待我變得更好的時候。

五個月前, 我還不知道PMS 可以完全沒有症狀的。天啊,情緒竟然可以完全不波動? 自我有月經之後,我都有形形式式的PMS, 只是小時候不知道那是PMS 啊。

我也翻查很多資料,好像我這種人,是不可能沒PMS 的? PMS 來了,很簡單,就做點輕鬆的活動,做點自己喜歡的事。 只要不要做極大的變動(有時還是忍不住做了)不是講笑,我很認真的,我訪問過很多師母。我想想,屬靈的人會不會有PMS ? 大家都有啊。有時不只有,還頗嚴重的。 我是可憐蟲。可憐一下自己,還是可以的啊。「只要不是self – victimized 去遮掩自己的過錯,就沒有問題。只要誠誠實實,同情,可憐,也是好的。」我的好朋友說。

這個題目,我是抱住這個心態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