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敦診所搬遷感言»

 

醫天圓由2012年5月6日開業,轉眼8年。我們由一間800呎的診所,再擴充一倍空間;後來再添兩間診所,一間在荃灣,一家在中環卡佛大廈。現在執筆之時,我們又再迎來一個轉變,就是佐敦診所會由彌敦道333 號搬至佐敦中心7樓。

6 月香港社會運動,再加上後來的身心抗疫戰。坦白說,無論自己身處任何一個位置,都會有一種沉重的壓力。我,也不例外。到底,我可以為香港做些甚麼,可以令香港變得更美好?更適合人類居住呢? 我每一天都會問自己這個問題。有一種無力感、無助感湧上心頭。我發現,能做的,十分有限。到底包容、接納,在這個分裂的社會中,如何可以做到呢? 我們是否真的可以接納不同的政見,不同的宗教?眼前來來往的人,其實全都是獨一無二的。

 

這個時候,我決定回到自己的內心世界,誠誠實實地問自己一個問題,就是:「如果我有一種既定的想法,可能和別人不同的。我有可能改變嗎? 我有聆聽別人,再整合自己所思所想的空間嗎?我能有主見而不執著嗎?」撫心自問,很難。醫天圓轉眼8 年,不只診所有變,其實連我個人都產生了很大變化。外表來看,可以說成是一種身型上的改變(這不難發現);但實際上更多更多的,是心態上的改變。

 

很多朋友都知道,我有一個身心敏感,非常可愛的太太。我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對她是束手無策,表面是在照顧她,但內心對她毫無欣賞,我覺得自己是「不錯的老公」和「不錯的中醫師」。我會覺得如果我們關係有問題,很大程度上是她的問題。現在,我後悔莫及。明明是我追求她,並在婚禮上,在上帝面前承諾了要好好照顧她,但卻不能接納她的敏感。誰不知,連我都不接納她,她是更難去接納自己的。 我在上帝面前痛悔認錯,承認自己的無助,需要上帝的幫助。

 

如果她覺得我針灸痛,即使沒有任何其他人說痛,我也嘗試去改變,而不去指責「是你敏感」;如果她覺得我手法不温柔,即使其他人都讚好,我也改變,而不去指責「是你敏感」;如果她覺得我要增肥才更有幹勁,即使對我這種體質來說,增肥是天大的難題,我也努力去做。這就是我真實的心路歷程,除了路上的無助和軟弱,別無可誇。如果要形容我們的路,就是「覺得自己永遠不能改變的我,遇上身心敏感的另一半」。

現在我別無所求,只求在有限的人生裏,能每天自省,看清楚上帝放在我身邊的家人、鄰舍,用自己微小的力量去照顧,用心聆聽。“We cannot all do great things. But we can do small things with great love.” Mother Teresa.無論我有幾多間診所,診所在那一區,願我都是抱著這顆心去活好每一天。

 

So here is what I want you to do, God helping you: Take your everyday, ordinary life—your sleeping, eating, going-to-work, and walking-around life—and place it before God as an offering. Embracing what God does for you is the best thing you can do for him.(Romans 12:1‭- MSG)

 

梁醫師 . 2020

最左邊的是增肥後的我 (右至左的演變)

我和太太(左: 2019年 /右:至少10年前)